趁年轻就多存点茶吧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22日

  在茶叶界,玩存茶的都是大咖。茶叶的生产有转型,茶叶的采摘工艺有改革,茶叶的包装有升级,甚至的茶叶厂都有变更,每一次的不同,都使当时的茶成为如今的一泡难求。而有机会能收藏到其中的一两款,且不说这些茶的历史见证价值,其品饮价值更是难以预估,家里能有这些“大宝贝”的茶友,还算不上是“大咖”吗?     除了收藏一些有历史价值的茶叶,不少人藏茶,也是为了当时的一些回忆。世事变化无常,如果说相机能留下当…

经纶,让我们走出狭隘的人生怪圈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21日

  一、     芸芸众生。     “芸芸”是许多的意思,因为多,所以普通,因为普通,所以大抵人的意识里都会觉得不普通是一种骚动,是一种不安分,这就是狭隘的人生观。   打个比方,想想一起毕业的高中同学,当年寒窗苦读时,大家一起玩闹,一起翘课,甚至有一些学习成绩还不如你,而当大家毕业后各奔东西,如今他们有的有房有车,有的事业有成,有的封妻荫子……     而自己孑然一身,东西奔走,正在朝着“油腻…

生活,平淡如茶,没什么不好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9日

  如果问我这一生有什么追求的话,我只希望生活能平淡如茶。   饮茶需浓淡相宜,但有时候浓淡难宜,因为有人喜欢淡茶,有人则偏爱浓茶。浓与淡,我似乎都能接受。因为,浓淡不同,味蕾的体验也不同。但在心底,我还是更钟情于那杯平淡的茶。   少许的叶子,便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清香,品杯中翠色香茗,思绪飘荡在氤氲的茶雾中,这淡淡的茶,如此刻的心境,淡淡的,静静的,能有一杯茶陪伴左右,就觉得是生命中的一种幸运。 …

小青柑,岁月温度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9日

  当广东新会和云南普洱相遇     一场跨越地域的爱恋便已上演     没有陌生、隔阂的忧虑     只是天然的适应,无限的贴近     开创一个全新的品类     彼此交融,彼此成全     当新会陈皮和普洱熟茶邂逅     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早已袭来     相见恨晚、恨迟的感动     只是肆意的流淌,如风的吹拂     开启一段温暖的时光     彼此珍惜,彼此知心   小青柑,温故而知…

喝茶有仪式感,是对生活的馈赠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3日

  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显贵之人,每逢宾客来访,往往是为他们泡上一杯茶,这样显得不失礼节。当然了,好友聚会时,也会选择一起喝个下午茶,谈笑风生,闲情逸致。   世界之大,喝茶的仪式迥然不同,有人随手抓上一把茶丢进马克杯,冲上沸水,喝上一口提提神,继续紧张的工作;有人找来专门泡茶的杯子,挑选一些合口味的茶,泡上一杯,闻着茶香,喝上一口;有人比较讲究茶叶与茶器的搭配,注重水的质量及温度。所以便有旁观…

星村,细嗅茶香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3日

  作者简介:     朱慧,现就读于武夷学院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文学爱好者。作品散见于报刊。     《星村细嗅茶香》写于一个安静无眠的夜晚,当时的作者身处于灯红酒绿的大城市,夜幕降临,在晚风吹拂下,不由得想起那天拜访的茶香小镇。它和谐美好,独立地存在着。“竹雨松风蕉叶影,茶烟琴韵读书声”。我们都十分渴望一个心灵的栖息地,在里面安静地细嗅茶香。     远方的茶山连绵不断,点点的翠绿忽的迷…

藏一饼生普,和你一起慢慢走过岁月年华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2日

  打开一饼普洱,品味漫漫人生,轻嗅来自勐海原生态的芬芳,淡忘来往沉浮的功名利禄。     【茶质之厚,蓄势待发】     这是生普独具的魅力,优质生普独具的“厚”,让茶汤缓缓入口的时候,充满强烈的舌面和口腔的触感和渗入感,优质普洱茶重且结实,前者在舌面往周围散,充盈整个口腔,对舌头没有太大的压力,基本上只对舌面的最表面一层有触感,而后者透过舌面往舌头里面渗,会对舌面以下更深的部份形成触感。这就是…

凤庆香竹箐:千年的触摸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11日

作者:《普洱》 胡莹
  茶早已不只是植物或是饮品,而是一种意境。在凤庆茶乡里辗转,一直惦记着那个叫“香竹箐”的地方,期待与茶树王相遇的那一天。就像等待一次已知的缘,还依旧让人不觉心动。70多公里的山路,像绕成球的毛线,这三千多年的古木哪有那么容易得见。

带你感受普洱熟茶之美
茶马古道 / 2018年6月9日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和利用茶叶的国家,也是唯一一个驯养、栽培、使用茶叶历史超过千年的国家。在中国,茶叶起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兴于唐朝、盛在宋氏,如今已成为风靡世界的三大无酒精饮料(茶叶、咖啡、可可)之一,茶不但推进了我国文明的进程,而且也极大地丰富了西方以及世界的物质文化生活。陆羽所著,成书于唐代的《茶经》是迄今为止问世最早,内容最全面的茶学典籍,它对茶的起源、品种、分布、制作、茶的冲泡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