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2018年5月29日

  从深秋走向初冬的小路,被浓密的梧桐叶子笼罩成了橙黄的隧道。越是寒潮的脚步近了,天空中灰暗得凝重,这季节的隧道便越发明亮,穿行在隧道里,平时熟视到无睹的法桐,此刻竟如此高大壮美,那些深黄浅黄的叶子,犹如浓墨重彩的油画,渲染着深远的空间。

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驻足,停留在深秋的隧道里,心随着身边的落叶飞舞,望着树上片片硕大的叶子摇曳,无声却似有一种旋律在心底徜徉,一首只有自己察觉到的旋律成了这美丽的背景音乐,脚步,就是节拍,还有一阵阵催促着雪的疾风,天地间的美妙,在我心里和着,一起飞扬……
 
  这就是初冬魅力吧,在秋还没有落尽,雪还没有到来,季节还在碰撞着交接的仪式,无意间的美丽像突然的惊喜,映衬着岁月的安然。
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风,扑上玻璃窗,一片叶子的影子跌落在深红的普洱上,似乎惊了一下;汤心,有了一丝波澜,一汪浅浅的涟漪微微荡开,浓厚的汤汁像被惊醒了心事,一缕白色的雾霭飘摇而起,一抹醇香拂面而来,鼻息间温暖而湿润。
 
  沸腾的茶炉热闹地欢唱着,遒劲、黝黑的叶芽在翻滚的热浪中舒展开来,随着以汩汩热浪的喷淋、浇灌,凝结的叶芽释放着身躯,一缕缕琥珀色飞落而下,透明的沸腾翻滚得热烈而浓郁,茶汤也变得渐次深红,一丝丝枣香随着冲出的蒸汽,洋溢而出,飘飘荡荡、悠悠扬扬,把小小的茶室充盈得温馨而甜蜜。
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茶室温暖了,深红的茶汤也沉静了心情。虽说秋冬的寂寥让突然发现的景色有了惊鸿一瞥的惊艳,其实,是岁月的安好给了发现美的眼睛和心情。而这份心情又有了在岁月的交迭中品茶的心境。
 
  经过了青春年少,经过了懵懂无知,岁月匆匆赶着、赶着,就到了中年,虽然青春依然刻在心里,但是未来却已签到,一些不甘和不愿还徘徊在中年的门口,虽然白发已来提醒,而脑海里依然是别人中年的模样,自己对自己的记忆还是照片中的那样年轻。
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此刻,在深红的茶汤里,有了一丝哂笑,中年该如这醇厚的普洱了吧?倘如此,有何不好呢?
 
  普洱的深沉厚重,不就是沉淀了岁月的模样?我不是也走了许多路,经过、想过了很多事,许许多多的事情不再轻易惊讶与苦恼,已然能平静地接受那么多遗憾?一如这普洱的深沉、内敛,浓厚的味道蕴含着的是年龄、岁月的精华,才有了在沸腾之后的绚烂。
普洱,一汪深红读岁月
  温暖让玻璃窗有了一层雾霭,窗外的那条在季节更迭中的隧道,模糊得像莫奈的抽象画,梦幻般地静谧而辽远,从心腹中温暖与室内的静谧一起,一种莫名的温暖裹挟着自己,突然觉得,这算不算安放好自己的时光?
 
  也许,这就是普洱与中年最配的原因吧,我没有更深地走进时光,但是,在这一程,普洱,是最好的陪伴,也是一种诠释,一种拥抱,一种释然,给自己也是给岁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