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普洱茶热背后的文化滥用与科学缺位

2018年5月28日

2007年普洱茶热背后的文化滥用与科学缺位

  普洱茶曾一度升温成为“普洱茶热”。据云南省有关部门统计,2006年该省茶叶产量13万吨,其中9万吨用以加工普洱茶,其增长幅度达30%。9月18日~19日,中国科协在杭州市举行第13期新观点新学说学术沙龙,主题为“茶与茶道的科学研究”。

  中国茶叶学会“站出来说话”

  普洱茶是否“越陈越香”,有无神奇的药用功能,究竟是老树茶质好还是新树茶质好,其衡量标准和科学依据是什么?2007年4月,中国茶叶学会举行七届六次常务理事会,云南省茶产业协会副会长邹家驹在会上提出,“我们该站出来说话了”。

  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所长、中国茶叶学会理事长杨亚军直言,在普洱茶持续升温的日子里,其药用及保健作用被炒作夸大;“越陈越香”未见科学依据;还是盛年期茶树的茶质更好些……

  杨亚军告诉记者,在茶树种类中,普洱茶所用品种属云南大叶种。今年,中国农业科学院与中国农业大学、北京大学生命医学部等正在合作研究《普洱茶关键技术》,为期3年,研究内容包括普洱茶的特征成分、功能及安全性等。

  “‘普洱茶热’是典型的文化滥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沈冬梅,特邀与会者回忆近年来以文化因素为看点的普洱茶大型宣传活动:2005年,“茶马古道”马帮进京;2006年,马帮贡茶万里行;2007年,云南精品普洱茶全国巡回展;同年,思茅市改名普洱市“百年贡茶荣归故里”。

  沈冬梅说,这些被设计出来宣传活动有如下一些文化因素:“文物”价值、历史情怀、马帮悲情、民族风情以及明星效应等;而这里潜藏的困境有四:其一,竭泽而渔,对茶树资源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其二,为填饱市场畸形增长需求而出现假冒产品,其三,伪劣产品危害普洱茶整体声誉。

  沈冬梅认为,“普洱茶热”是典型的文化滥用,又是科学的缺位与乏力。她说,在“普洱茶热”中,无人给“越陈越香”做机理分析,亦无人为所谓生普洱茶、熟普洱茶以及不同年份的老茶可浸出有效成份及含量等进行分析。至于文化为何被滥用,与实际对文化的轻慢相联系。“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这样的口号使得文化被经济需要任意裁剪;甚至文化所依据的历史事实不再重要,而重要的是当时当地的经济、政绩需要,历史的文化可根据需要被“创造“出来。

  普洱茶可持续发展之路

  “普洱茶降血脂效果不可小视。”西南大学教授刘勤晋介绍说,他任教的西南大学茶叶研究所曾对普洱茶降血脂功效进行过动物试验。结果证明,普洱茶对高脂饮食模型小鼠的血清甘油三酯下降了50.00%,血清胆固醇下降了26.43%,低密度脂蛋白水平下降32.63%;而对生命体有益的血清高密度脂蛋白,其含量上升了81.72%。这表明普洱茶确能降低高血脂症动物模型的血脂水平。

  刘勤晋说,云南是普洱茶种质资源富集之地,还是我国茶组植物遗传基因库,这为普洱茶的发展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以强大科技作支撑,是大众化普洱茶可持续发展之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