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熔炼历程:茶醉中的旅途

2018年5月14日

  茶醉中的旅途

  喝普洱茶也会产生醉意。这是在勐腊县的易武古镇,在一座已经消失的老茶庄里,灰尘弥漫着“迎春号”、“元昌号”、“秦丰号”、“福号”、“东顺号”,而且我已发现了易武中的石屏会馆——在会馆中发现了一个老人,他倚依着墙壁,普洱茶仿佛在他胸口编织史记,普洱茶在易武的所有老茶庄中同样在静寂中重复着已逝的誓盟和此刻的衰竭,在茶醉——这一神秘主义的旅途中,易武仿佛已经开始隐蔽起来,而且蒙上了一层层暧昧的阴影。当我在易武的茶庄,看见祭司和牲畜时,同时也看见了瑟瑟发抖的老茶庄号——它们仿佛已经迅速地冥灭了,像火种一样冥灭在火塘中,像祭献物一样冥灭在灰尘中,像星辰的陨落一样,隐去了真实的面孔。在易武之外,在新的茶马人出现的一座茶庄里。在翠湖边,在书屋,在面对一切终结的秘密和开始的秘密中;在一堆堆断垣残壁上看到石碑在迅速地滋长着青苔,在保留的废墟和产生的神灵中,在令人担忧而已经开放的夜宴中;在屏足呼吸的颤栗时刻,一排排玻璃器皿取替了昔日的面孔……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们开始沉濡于茶醉中去。

  茶宴——使其丝丝缕缕的香味顺着指尖飘忽而起,突然,我转过身去,看见了已变成神灵和鬼魂的孔明和茶队,之间我们不断地联络,相互寻访着对方的秘址,仿佛前世和今世的交叉路口,我们一定会相遇,傍晚,我们抵达了茶园,举行了一场几个人的茶宴;而当我抬起头来时,前世的面孔消失了。我明白了,我们所执迷的只是一种幻想,我们不得不承认,普洱茶就像已经浸入了我们身体中的——一部分光阴的奥秘,比如被秘密所授以的各种形式,当它已经在我们的身体中蕴含其中的时间,我们已经开始了茶醉。我们已经就像树王,品尝人世之间的任何色味一样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普洱茶,让其中的各种游戏进入一个适宜它生长,顺应于它的自然而获得乐趣的魔力之中去。醉于茶世界的这些时刻——我仿佛借助于慢慢扩散的杯中物,同时也发现了蕴藏着最纯正的普洱茶的品质正在影响着我的世界观。

  我觉得,在茶醉中——我对生与死的欲望,或惊恐和喜悦,都在这个温馨时刻,在一座举行茶宴的山冈上——真实地再现出了我活在世间的真实生活。那些虚弱的挣扎已经离我远去,在伸手可触的易武的一棵老茶树上,我不仅触抚到了老伤痕,也能抚摸到倾诉中的言词,那些似乎一直在昏睡,事实上是一直在虔诚地蕴藏心灵的树身,似乎让我看到了质朴的、一个深孚众望的伟大人物的心灵。茶醉中,我犹如茶马古道中的那些普洱茶,在马背上,在冰川和死亡中,一次又一次地开始发醇,在凉或热度中似乎在昏睡,其实是在演变自我的前景。当茶醉结束之后,普洱茶继续演变着历史,而我们个人同时也在旅途中,在人生这一漫长的世俗活动中展现出自己的美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